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流年】小Q(小说)

精品 【流年】小Q(小说)


作者:李永庆 布衣,415.6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315发表时间:2018-04-19 16:12:03

【流年】小Q(小说)
   一
   小Q是阿Q的子孙,应该确凿无疑,因为老辈人都这么说。从相貌上看,小Q与阿Q相似度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,这应该是遗传的力量。再从口气上看,小Q“爷爷,奶奶,老子的”成天挂在嘴上,明显有着阿Q的遗风。至于小Q是阿Q的第几代孙,一时还来不及考证。管他呢,这些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小Q是阿Q的子孙。
   小Q一直活得逍遥自在,该吃吃该睡睡,没事就到处转悠,老张家的墙根脚,老李家的门洞里,还有河边的柳树下,这些都是小Q的好去处。冬日里,小Q双手一抄,圪蹴在老张家的墙根脚,听着别人海阔天空地吹牛,张家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了,李家又怎么了,小Q只需竖着耳朵听就行,不需要发表什么意见,即使偶尔插上两句,别人也不会把他的话当真。在旁人看来,小Q跟地上爬来爬去的蚂蚁并没有多大区别,反正是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,都属于可有可无的一类。当然,要是别人说到好笑处笑了,小Q也会跟着嘿嘿嘿地笑笑,这是小Q捡来的笑,大家并不介意。到夏日里,河边柳树下便是小Q的好去处。躺在柳荫下,太阳晒不着,小雨淋不到,面前的清水河无声无息地往前淌着,多少心思被河水带走了;微风拂面,又有多少心思被风吹了回来。小Q想天想地,想老祖想亲人,想到哪里算哪里,天马行空,信马由缰,好不惬意。
   然而有一天,小Q不自在了,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却让小Q心烦意乱起来。这件事小Q还不敢对别人讲,讲了,便是“赖蛤蟆想吃天鹅肉”,会受到嘲笑,羊肉没吃到反倒惹一身骚。所以小Q一直把这个心思闷在肚子里。如果这个心思是蚕豆扁豆之类的话,在肚子里时间一长,一定会膨胀爆炸。小Q知道一旦爆炸,自己就会完蛋,对自己不利,必须要及时纾解。于是小Q就想起了祖传的办法。
   小Q安慰自己说:过了今天是明天,过了明天是后天,过了后天是大后天……说不定过了一段时间,事情就会有出现转机。你看,世间有转机有变化的事情多了去了:枯黄的草地到春夏会绿草茵茵,久旱的田地会迎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,干枯的清水河暴雨后会洪水猛涨……很多事情都可能发生变化。小Q写了张纸条贴在茅房的墙上,自我安慰:散散心,败败火,照照镜子还是我。字虽然写得歪三倒四的,但每当小Q看了这张纸条,都会自顾自呵呵呵地笑上好一阵子,感觉一下轻松不少。
   小Q也有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,尤其是一想到那个曼妙的身影,一股春水便向自己涌来,先是到胸口,再是到脖颈,最后会没过头顶,温暖感和窒息感都奔涌而来……
   有时,这种情绪又像小猫挠心,或是鸡毛撩拨痒痒处,反正全身麻酥麻酥的。越是被挠,被撩拨,小Q心里就越着急。
   院子里竹篱笆的影子拉长了又缩短,缩短了又拉长,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了,这种日子实在漫长。本来小Q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无忧无虑,现在却失眠了,从一数到一百,再从一数到一百,数来数去,似乎总也数不完,刚要再数一遍,外面的公鸡“嗷嗷嗷”地打鸣了。
   小Q免不得埋怨起来,“老天爷呀,你一定是睡着了,要不就是装憨?不然,为什么天天看着我难受,却不帮我?。俊毙?最后这一声“啊”,长长的音,像水潭里的波纹一圈一圈往远处扩散。
   小Q抬头看,天蓝得让人不忍心再看一眼。小Q低着头走在村外面的路上,他想溜达到清水河边的柳树下,舒舒服服地躺下来,安安静静地想一想。
   忍不住抬头再看,一对大雁从北边飞过来,在小Q的目光护送下,最终消失在南山的背后。路边花丛中,蜜蜂飞来飞去,忙碌着采集花蜜,全然不顾匆忙走路的小Q。小Q对蜜蜂笑了笑,却没有哪个蜜蜂理会他。
   地里的花大婶撅着屁股在干活,这个小Q感兴趣。小Q看着看着就发起呆来。小Q联想起来,想到了那件事,“真他奶奶地憋屈”。小Q越想越气愤,一股怨气直冲脑门,顺手在路边捡了块石块,朝天上使劲扔去。
   石块向天上飞去。
   小Q想,“我这一扔,说不定老天爷会被我搞醒了,他揉着眼睛往下看,“噢,是小Q!”那么,我的事很可能会有转机。”但凡事有正反两面,“这一扔,要是老天爷被我打伤了,那可怎么办?说不定他还会找我的麻烦!”一想到这里,小Q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   怎么办?怎么办?小Q脖子上的汗哗哗地淌下来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不对!是祸就要赶紧躲得过。三十六计走还是走为上!小Q抬眼看,前面有颗歪脖子柳树,柳枝婆娑,树冠一像个超级大蘑菇,下面可以藏一条牛!小Q心中窃喜,赶紧向前跑去。“躲到柳树下,老天爷就看不到我了,或许以为石头是花大婶扔的,到时我就没事偷着乐吧。”
   小Q两耳生风,脚上的破鞋跑掉一只,本想折返回去捡回来,但转而一想,已经到了这种紧急的时候,就不能管那么多了,逃命要紧!
   小Q还没跑到歪脖子柳树下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响,声音清晰无比。本来小Q还在想,这是哪里发出的响声?想环顾四周看看,但仅仅过了不到一秒,就发现这响声是从自己的脑袋上发出的。因为那声响后,自己头疼得要炸裂,手一摸还摸出了血,地下明显多了一块带血的石块。小Q的脑壳飞速运转起来—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   “肯定是老天爷发现我扔的石头,所以又扔了回来。石头自上而下,加上重力加速度,自己哪里跑得过?”小Q这时才想起了墙角下不知谁说的一句话:惹谁都不要惹老天爷,老天爷怒了,谁也挡不。〗裉熳约菏亲蕴置蝗。
  
   二
   还正如小Q所想,时间久了,事情就会出现转机。
   老天爷真的睁开了眼,期盼已久的“大雨”终于来了。
   贫苦人忽然吃香了起来,而且越贫穷越吃香,小Q数代赤贫,当然要吃香。小Q是阿Q这棵老藤上发出的正宗枝杈,别的不好说,单要说贫苦,这一枝绝对是“根红苗正”。还不等小Q申请,就有人主动拉小Q加入了贫协。
   贫协,顾名思义,就是贫苦人的协会。贫协主席说,我们贫协要为贫苦人分忧解难,谁有冤屈,都可以伸张,凡是看不顺眼的,都可以造他的反!
   贫协主席的这一番话说到了小Q的心坎里。“我当然要造反,我憋了这一肚子,也该发泄发泄了!”
   天蓝气淸,日头从来没有这么好过。小Q哼着小曲,在茅房里蹲着舒舒服服地解了一个大手,那张纸条还规规矩矩地粘在墙上。“你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了。”小Q边说,边把纸条撕了下来,顺手就丢在了墙外。
   纸条随风起舞。小Q好奇,“它到底要飞到哪里去?”在小Q看来,纸条飞到哪里是有讲究的,要是飞到“坏”地方,一定预示着坏事要来,要小心;要是飞到“好”地方,一定预示着有好事登门。有一天,小Q才出家门就摔了一脚,地上却并没有什么西瓜皮之类。这一天,小Q的心一直跳得突突突的,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。果然,下午事情来了,小Q被二狗欺负了一通。也怪,被二狗欺负后,小Q的心不再突突突地,一下平和了许多。
   小Q提起裤子一撇腿跨上了厕所的矮墙。纸条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地飘忽。后来,纸条带着小Q温柔的目光,飘向了小翠家方向。
   小Q血液流速加快,脸上渗出了细汗,太阳穴青筋涨红,头上的疤瘌也泛出了紫红色的光芒。
   小Q家住在上河村的村东头,小翠家住在下河村的村西头,两个村子相距五、六里,常年哗啦啦流动的清水河把两个村子连在了一起。小Q无聊的时候,就坐在河边的柳树下发呆。水草从上游飘下来,顺流又往下飘去,小Q的心思也跟着水草往下游飘去,一直飘到小翠家。小翠是起床了,还是下地干活了,还是正望向这里……小Q一遍一遍地遐想着。
   小Q的上河村并不大,几百号人,从村东头到村西头不过几百米而已。但这几百米往往成为小Q的万里征程,要从村东顺利走到村西去,往往很艰难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狗咬,人追的事情时常发生。
   这回,小Q又要穿过整个村子,有点激动,也有点忐忑。想到自己已经是响当当的当权派了,担心的事应该不会发生了吧?“打狗都要看主人呢,看看我们协会,再看看我现在的身份……”想到这里,小Q的胆子大了起来,甩开双手,大步走向下河村。
   这就像是放电影一样,路边的景色一帧一帧向后走过。有人在给小Q行注目礼,他们或许是已经听到什么消息,小Q顿觉好笑,不由感叹,“权力真是个好东西。”我不当权时,谁会正眼看我一眼?现在不同了,有人在微笑,有人在行注目礼,还有人在喊Q哥……
   感觉真好。小Q想起了那次乡上来的那个年轻的领导,领导年纪不大,嘴上的毛都没有长齐,要是在小Q他们上河村,就属于毛头小伙子一类。但是,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领导就是领导,别看乡领导年轻,派头大着呢,每个村领导都对他毕恭毕敬。“看样子,比对自己的爹妈都要恭敬”。只要乡领导嘴皮一动,村领导们就像变魔术一样,手上都变出个本本来,赶紧记录,生怕漏掉乡领导说的半个字。“乡领导说的每个字都值钱。”小Q这样想着。
   果然,乡领导指示,清水河两岸要栽花种草,打造花海走廊。村领导们就赶紧记了下来。不久,也不知哪里来的钱,花海走廊还真的建了起来。只不过,当年冬天的第一阵霜凌,让花草们都弯下了腰肢。第二年,又来了一个乡领导,还是个女领导,讲话叉腰,颇有气势。她指示要在清水河两岸大力种树,打造绿色长廊。村领导们又赶紧记下来。不久,又不知哪里来的钱,绿色长廊果真建起来了,后来还真成了上河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   小Q想,现在我大小也是个领导了,我讲话的时候,村民们手里也该变出个本本,其中应该包括小翠的父亲……
   小Q还在美不滋地想,旁边小巷里闪出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二狗,这也是小Q最担心的事——从小到大,二狗没少欺负小Q。二狗打骂小Q是常事。二狗逮住小Q了,会骑在他背上,把小Q当狗骑,小Q得边跑边学狗叫。小Q心里不服,默想,“这是儿子又在欺负老子哩。”脸上却始终堆着笑。背上的二狗乐颠颠地,他那里知道小Q正在心里骂他呢?假如二狗知道小Q骂他,必定又是一顿好揍。在二狗的眼里,小Q真不如他家养的那条大黄狗。
   小Q担心,要是二狗闭目塞耳,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相当当的当权派了,那就遭了。
   其实,小Q的事别人早告诉二狗了,只是二狗打死也不相信,“这疤瘌还会成当权派?哈哈,除非太阳要从西边出来!”所以,当看见小Q鼻孔朝天地走过来,二狗气不打一处来,“三天不打,就要上房揭瓦,你小子是要上天了。”二狗顺手从地上捡块石头,“嗖”地一下就扔了过来。石头像长了眼睛一样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奔小Q而来。其实,小Q早看见了,眼看着石头就要与小Q的癞脑壳亲密接触,小Q“啊呀”大叫一声,赶紧飞也似地逃跑。小Q这顿跑,估计又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了。等小Q气喘吁吁回过身来的时候,已经看不见二狗的影子。
   “奶奶的,老子才不跟儿子计较哩。”小Q出口成章,骂得挺自然。
  
   三
   小Q这一顿跑,反倒离小翠家近了。
   小翠的家大门两边贴着一副对联,小Q每次看到,心里都会泛出一股酸水:灶里点燃红日子,生活美满灿如花。“点燃红日子?我什么时候才能点燃红日子?美满灿如花?我什么时候才会美满灿如花?”小Q反问着自己,一股无名火从脚底直往脑门子上窜。
   小Q歪头看着小翠家的大门,歪歪倒倒地,说倒不倒的样子,小Q看着看着就来了气,想起刚才二狗这一顿好追,多长时间积攒下来的恼怒一下都聚集在了腿上,小Q抬腿就是一脚。
   不知道小Q是否练过武术,有没有武功?但是就这一脚来说,很有力道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像一声炸雷,小翠家的大门轰然倒下。正在院子里吃食的一只老母鸡“嘎”地一声惊叫,扑腾腾飞了起来。
   听到外面的动静,从屋里冲出一个人来,顶着空中纷纷扬扬落下的鸡毛,抬嘴就骂:“你是疯了,还是当土匪了?唵?”来人正是小翠。
   小翠十八九岁,中等个子,穿件花格子上衣,清清爽爽。此时的小翠怒容满面,鼻子和嘴都被小Q气歪了。但在小Q看在,即使小翠鼻子和嘴都歪了,模样还是那么好看。本来,光棍时间长了看老母猪都是美女,更何况小翠本来就是个美人胚子,难怪小Q对小翠痴迷。
   小Q对小翠的责骂一点不生气,始终笑嘻嘻地笑脸相迎。小Q故意把腰杆直了直说,“我不疯,我也不是土匪,我是当权派了,我要造反!”
   “当权了就可以乱来?”小翠反问。
   “造反有理!”小Q抬出了他的理论武器。
   “你造什么反?”
   “我要造你爹的反!”
   “我爹惹你了?”
   “惹我了!”
   “惹你什么了?”
   “惹我把你许给了吴德贵!”
   “那你要咋样?”
   “我要造你爹的反!我要娶你!”
   小翠再不想往下听小Q这些胡言乱语,抬手就抡了过来,只听得风声带着骂声,小Q眼前冒出许多金星来,脚下的地球又急速旋转起来。

共 10044 字 3 页 首页123
转到
【编者按】小Q是时代的缩影,是剖析人性的一部佳作。小Q名不见经传,若有若无的一个人。小Q也有内心的需求和渴望,但他在上河村就如同一只蚂蚁那么卑微,他不能完成内心的愿望,他的烦恼只能积聚在心底。他是阿Q的孙子,只能他用自己的方式安慰自己,麻痹自己,在浑噩的日子中等待光明,把希望寄托给天意。小Q当权也是时代赋予的命运,让他瞬间有了底气,暂时的扬眉吐气。起起落落中让读者看到一个活脱脱的小Q形象,既可怜又无奈。作者刻画的人物性格突出,棱角分明,读懂小Q的同时也读懂了一个时代和是代里的那些人。故事完整,情节细致入微,直抵心胸的佳作,流年倾情推荐阅读!【编辑:清鸟】【江山编辑部?精品推荐201804210001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清鸟        2018-04-19 16:13:00
  好文,欣赏学习了9771。欢迎继续赐稿流年!
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李永庆        2018-04-21 19:44:17
  谢谢老师鼓励。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李永庆        2018-04-21 19:44:33
  谢谢老师鼓励。
共 1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